Wednesday, June 16, 2021

第二章 帝皇比例 Imperial Ratio

禮服的靈魂 The soul of formal wear

第二章

帝皇比例 Imperial Ratio

清代袍服九五比例御製美學

The aesthetics of Qing Imperial Robes Nine-Five proportional system.

左圖The Ancient of Days (1794) by William Blake 
149


圓規的座標Polar Coordinates

左圖Cartesian Coordinates 右圖Polar Coordinates
(Polar and Cartesian Coordinates, Mathisfun.com) 

遠古時代,當我們未有經緯度的座標 (x,y) Cartesian Coordinates 概念時,為處身之地定位,常用圓規以中心點的伸延距離和傾斜角度,運用比例和幾何定立一套世界觀。而那些 Polar Coordinates幾何數學運作,往後演變為古典美學的重要基礎 圓規代表創造者,兩臂代表太陽的光芒,照射於中心,營造聚焦的力量和定位。圓規的三角形狀代表穩重,斜線代表方向和動力,往更高的視野建立次序 (hierarchy)、上下等級的界別。


左圖:  Lucca Madonna by Jan van Eyck (1430)
右圖

饒宗頤先生曾形容凌家灘「玉版玉龜」為革命性和歷史里程碑的發現,因它引證了遠古文化結構、術數、曆法的來源《洛書》而不再是神話傳說。而上文《當「超級程式」遇上五千年神秘符號 》所提到 Johan Gielis 的 Superformula  運算程式,以 Polar Coordinates 中心點伸延的角度和距離來決定目標位置,引證 954和八角星符圖案跟天文、大自然圖案和磁場、動力計算有密切關係。

東西方傳統利用圓規、斜線去規劃世界結合比例、形狀、光暗、虛實,為整體結構(composition)。西方採用了黃金比例 1.618,東方採用了九五比例 1.555 (14/9)。我們常聽到「九五之尊」的傳聞,故宮以九五比例的開間數,主要門關、殿堂和屋頂上的吉祥物數字排列成象徵意義。但未見有深入研究。以下文章嘗試引用運算程式 (algorithm),以九五比例套現在清代袍服,作傳統美學的示範和對比西方黃金比例。運算是一種不斷修定的操作,以輸入參數 (parameters) 作比例的計算。只要找到座標、軸心、比例,清袍的吉服、便服、常服、馬褂便有了連貫的審美系統。 

左圖清代皇后吉服,嘉慶 (1796 – 1820),攝自香港藝術館
136


左圖晚清公服,《清代服飾制度與傳世實物考,男裝卷》頁219
右圖


丹田、Vitruvian Man

左圖完美比例的人體圖像「維特魯威人」,(Man of Vetrivio by Da Vinci, 1490)
右圖

西方以人所站立之地為世界中心,以思想和心靈的漣漪效應影響世界。東方以人集氣的丹田為滙點,用生命力聯繫宇宙萬物,以氣交流建立秩序。

西方的黃金比例1.618是以人體的肚臍(navel)為中心點,中國的九五比例1.555以丹田為中心點。這是西方型態的比例和東方集氣的區域為分界點之別 (form vs. energy vortexes)。西方Vitruvian Man 是理想人體的幾何結構為宇宙的中心,肚臍是象徵創造力的軸心,畫出環繞着人體的尺吋比例為宇宙標準,以不同形態 (如 Vitruvian Man 裏的幾何遊走於天地萬象之界別為人獨有的靈性。東方清代袍服的九五分界以丹田為起點,是道家和印度教脈輪 (chakras) 所修練精、氣、神的所在,生命之根本。九五代表天、人界別之分,丹田之修練以運氣提升呼吸和冥想之界,集天、地、人之滙聚點 (energy vortexes),平行各界互動交流。清袍滙聚圖案以對倒和九五比例 (1.555) 找出袍服以外的座標,對應內裏的帝皇御製比例。如古埃及文化,倚靠觀星來預測氣候變化,以星空為規劃的座標,與象徵神靈之星連繫和對倒的圖案反映在建築的座向上。 

古埃及金字塔內裏的隧道對應遠方星象 (Architecture, Astronomy and Sacred Landscape in Ancient Egypt. Chapter 3, The lords of the horiz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3)


一字盤扣、修飾線(molding)

左圖羅馬時期建築的塔斯干柱式Tuscan order ( Abraham Swan’s The British Architect  1758)
右圖

若說西方古典和東方傳統美學是一套秩序和規律,那西方建築的修飾線 (molding) 和東方服飾的一字盤扣便是法則裏的文字和符號。它們是物件轉角、交接間的點綴,從緩衝區間畫出比例、結構、等級次序的分界線。建築的修飾線利用光影浮凸,投射線條於整體建築,引領視線由龐大建築物劃分至人體學的比例 (humanist scale),特顯每一組件的關係和功能。一字盤扣的紐頭和紐眼互相緊扣,紐頭平均的四瓣配手挑的第五瓣,頭尾的對稱,跟隨人體和布料的力學,所處的位置突顯袍服在地心吸力與人體之間的張力,盤扣的分佈,帶出節奏和結構的邏輯,一切佈局隱喻帝皇御製比例。

第一對一字盤扣位於前幅中縫最頂端。
第二對一字盤扣位於胸寬的垂直九五分界線。
第三一字盤扣位於中縫的橫向九五分界線的上五部份中心點的水平,亦是清宮袍服龍眼的所在。
第四一字盤扣位於在中縫的橫向九五分界線。
第五一字盤扣位於在中縫的中間分界線,亦是分叉的位置。 

 

清代皇后吉服,雍正(1723-1735),《國采朝章:清代宮廷服飾》 頁123


1.5551.618 

左圖黃金比例的分界對應在人體上
右圖

西方的黃金比例應用於建築和藝術上已有相當記載,但在服裝史上卻甚少,只常聽到的西裝第一顆鈕扣伸延至肩膊的翻領 (lapel) 是來自黃金比例的中心肚臍位。當我們看深一層,便不難理解。黃金比例的分界線,是整體外形 (form) 的劃分美學,是一套理念多於實際的人體學。九五比例的分界,更接近人體的承托衣服部位,如重要的轉接點— 三圍,一般公眾所界定的 (362436) 理想體態也是 (36/24) 1.5比例。

當清末進入民初,A形清代袍服演變為長衫和修腰旗袍,由對倒後的中心點所伸延的A型斜線被勾畫女性輪廓的弧線所取代,這歷史轉捩點帶出了兩重點:

第一、歷史的去留,一字盤扣位置所隱喻的御製帝皇比例。

第二、九五比例的分界套用於現代女性身上。

面對歷史、九五比例和現今女性體態,運算可涵蓋各系統上差異而重新演譯。以A形斜線為基礎,由弧線的座標 (control vertices) 座落在九五比例的分界線上。如計算支撐力學的 catenary design,運算可以令弧線有重量和垂墜的特性,檢視身體的體積(volume),在各系統 「臂、胸、腰,座圍」的夾縫中,找其共融之弧度。 

弧線(螢光綠由座標(白圓點)根據三圍(螢光綠橫線)的界限和9/5比例(紅橫線)的設定,帶出修腰的輪廓,從袖口連貫至下擺。


《更衣記》與 Institutionalization

張愛玲《更衣記》:「年輕的知識階級仇視著傳統的一切,甚至於中國的一切…. 我們的時裝不是一種有計劃有組織的實業,不比在巴黎,幾個規模宏大的時裝公司如 Le long's Schiaparelli's,壟斷一切,影響及整個白種人的世界。我們的裁縫卻是沒主張的。公眾的幻想往往不謀而合,產生一種不可思議的洪流。裁縫只有追隨的份兒。因為這緣故,中國的時裝更可以作民意的代表。」

 上世紀初,西方的現代主義/前衛藝術,無論怎樣破格反傳統,仍保留到今天的黃金比例操作 ( Le Corbusier's Modulor 的經典示範)。如張愛玲說:「我們的禮服只遵守西洋紳士的成規」,但對自已的傳統文化卻缺乏嚴謹的歷史考究和審美標準,裁縫只因應客戶的「靈感」作隨意修改,久而久之那些「靈感」變成今天的法則。上世紀初由古老帝國進入了新時代,傳統服式不但沒像五百年前文藝復興時期,把藝術文化規範和機構化 (Institutionalization),如建立文獻,研究立論,歷史去留等把關工作,反而不斷隨意更改,如模仿西方剪裁的中裝、修身窄袖等取短捨長,令傳統本色盡失,也漸漸被西洋禮服所取代。

左圖五對一字盤扣分佈的比例。清代后妃常服褂,乾隆(1736-1795),《國采朝章:清代宮廷服飾》 頁187
右圖龜背中間是五,兩側各四。凌家灘《玉版玉龜》,《如果國寶會說話》央視網(cctv.com) - 紀錄片。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第八章 中縫啟示錄|絶對的法向 The Revelation of Center Seam|Absolute Normal

禮服的靈魂 The soul of formal wear 第八章  中縫啟示錄|絶對的法向 The Revelation of Center Seam | Absolute Normal 電影 《 2001: A Space Odyssey, 太空漫遊 》 在電影...